20190626财经冷眼:未来3-5年 中国90%家庭将破产!(第7期)

任何经济问题,其根源都是债务问题,这两年,“降杠杆”这个词基本刷屏所有的经济话题,而降杠杆的实质,其实就是降低各类主体的负债,从而防止资金链断裂,降低金融-危-机发生的风险,降杠杆的这些债务主体主要包括,金融企业债务,非金融企业债务、政府债务和居民债务。

但是,稳增长和降杆杆其实是一对矛盾体,要想经济增长,货币和信贷扩张必须扩张,响应的资产负债表也必须扩张,反映到市场上就是企业、政府和居民的债务总额的扩张。而降杠杆又要求压缩债务,减少投资消费和生产扩张。所以,在企业和政府降杠杆、居民接盘加杠杆的模式进行一段时间后,各种数据都异常难看,今年杠杆大幅反弹的主要原。

特别是其中的居民杠杆,这些年一直是持续攀升,从来都没有降过,目前已经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阶段。

1 最近,一组银行存款数据引发全社会热议:中国当下有5%的是富人(约7000万),人均存款高达47万以上,而剩余95%人均银行存款只有2.4万;在这95%群体中,竟然有40%的银行存款为零,差不多5.6亿人;而在这5.6亿人中,又有约92%的(约5.1亿人)表示入不敷出,收入大体用于房贷和基本生活开支,奢侈消费不敢想,连普通消费都开始捉襟见肘了。

看完这组数据,很多人的第一感觉是,不是数据统计人均存款有15万吗?看来我又被平均了。这组数据还治好了一些人的焦虑感,然来5.6亿人零存款,5.1亿人入不敷出,看来我比他们还强不少……

当然,零存款和入不敷出不能完全反应债务问题的全貌,但是肯定是债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在各种债务类型中,投机性债务是国家严格限制的,企业生产性债务是国家鼓励的,居民消费性债务是国家大力推广的,比如占居民债务大头的房贷、信用贷、消费贷等等,包括一些校园贷,其实也有政策的支撑 。

这几年,,各种监管机构、媒体都在强调去杠杆,控制金融风险,那么去杠杆的主体到底是谁呢?就像供给侧改革采用的限产保价是去的央企国企的杠杆,而通过鼓励居民房产信贷则是去的地产开发商的杠杆,国企央企的库存出清了,利润增长了,欠商业银行的债务也能及时还上,最终去掉的是银行的债务。所以说,去杠杆的最大受益者是央企国企、开发商和商业银行,他们才是去杠杆的最大赢家。

有赢家当然有输家,去杠杆的输家当然就是那些疯狂借贷买房的 接盘侠——居民了。就像能量守恒定律一样,债务不会凭空消失,杠杆也不会凭空消失,只能转移。国家通过“去库存”“去杠杆”等大招,最终成功让本来债务缠身的国企、央企、地产商和商业银行出清了债务,降低了风险,而新的杠杆统统转移成目前超过美国次贷危机的居民家庭负债。

前年,央行行长说家庭杠杆还有增长的空间,于是政府、银行和企业降杠杆,鼓励居民大幅借贷,特别是房贷,成为降杠杆的接盘侠。现在要报经济增幅,地方债、企业债各种杠杆又大幅上涨,而居民债务也在上涨。所以,经过这几年的跑步借债,中国家庭的整体负债率,已经接近极限。

2  在投资和出口乏力的情况下,依靠居民债务的增加,来拉动经济增长,已经成为这几年的主要经济推动力。不管是房贷债务还是信用贷等债务,与老一辈相比,现在的人特别不怕贷款:除了贷款买房买车之外,贷款买手机,贷款旅游,信用卡消费,甚至有时网购几百元的商品,也愿意用支付宝花呗、或者京东白条。

便利的借款渠道,为中国人的借款超前消费创造了很好的条件。信贷的爆发式增长,也进一步刺激了民众的物欲和贪婪,将自己一步步套进债务的泥潭中,无法自拔。

最近,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。报告指出,中国家庭债务已逼近家庭部门能承受的极限。截至2017年,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.2%,已经超过美国当前水平。报告还表示,如果考虑到隐藏的民间借贷等无法被统计的部分,“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已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,家庭流动性已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。”

债务收入比更能衡量一个家庭的负担程度和家庭债务风险,是评估家庭负债率的一个重要指标。中国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,从2006年时的18.5%暴涨至2017年的107%。这意味着所有家庭可支配收入都用来还债都不够,很多家庭都在借新还旧以维持运转。

以家庭债务/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方式计算,当前中国家庭部门的债务率已接近美国家庭部门的债务率水平。而且,中国家庭部门的债务分布明显失衡,房贷占比太大,房子是居民负债的主要组成部分,美国收入分配主要倾向居民部门,但我们则倾向政府和企业部门。导致我国居民部门收入低,债务高。

如果再考虑到中国居民部门从父母、亲戚、朋友处获得的隐性负债,每个人基本上搭上了棺材本去炒房,这不仅意味着已经没有加杠杆的空间,更意味着杠杆断裂后,未来巨大的金融风险,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就是灭顶之灾。

3  除了债务收入比,衡量家庭债务高低还有1个重要指标—-居民杠杆率。

居民杠杆率,是指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。1996年中国居民杠杆率只有3%,2008年也仅为18%,但是自2008年以来居民杠杆率开始呈现迅速增长态势,短短六年间翻了一倍,达到36.4%。到了2018年居民杠杆率已经高达53%,总负债47.9万亿元。这意味着,除了政府和企业负债,老百姓的负债已经超过GDP的一半意味着有48万亿老百姓的负债中,14亿人人均负债近4万。

10年间居民杠杆率的增速,与美国次贷危机前2000-2007年间相当,以多个指标衡量的居民偿债负担已经接近甚或超过美国,更远远超过了发展中国家的负债水平。考虑到中国目前所处发展阶段,近年来居民负债快速上升,隐含着巨大的市场风险,以目前中国的经济体量和近30万亿的房贷总额,极可能导致一场美国版的次贷危机。

人最大的弱点,就是习惯按照当前的形势,来无限推导未来,对未来过于乐观。比如当前的各种房贷、信用贷、消费贷和校园贷(赤果果贷)等,其实都是贪婪和过度自信。结果一不小心,以储蓄见长的大国居民,不仅掏空了储蓄,而且背负一辈子都还不完的贷款,将自己套牢在无限的还本付息游戏中,成为金融贷款机构的终身奴隶。

这几年,被债务压垮的家庭越来越多,有些无法换房贷断供的,有些为了换房贷从事第四产业的,有些因去世债务转嫁给父母子女的。

最近武汉的一则新闻比较典型的债务问题:31岁男子负债40万,在高强度的压力工作去世后,年迈的父母替他还债,每月要还9000多……至于中间是怎么实现债务转移,是否有担保不得而知。

当前国内正在建征信系统,主要就是针对居民债务无法偿还的情况,俗称老赖。比如你如果欠银行的钱还不上,不仅自己的信用、工作、出行、乘车、出国、购物会受到影响,你子女的入学、工作、贷款等都会受到影响,这基本就是一张天罗地网,也是一张地狱之网,以后的还债趋势是,父债子偿,人死债不清,家人承担连带责任,还债子子孙孙无穷尽!

不久前,银保监会郭主席参加2019年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并演讲,演讲中提到“必须正视一些地方房地产金融化问题。近些年来,我国一些城市的住户部门杠杆率急速攀升,相当大比例的居民家庭负债率达到难以持续的水平”。

难以持续之后,必然就是哐啷一声,分崩离析。郭主席的言外之意:我早说过你们家债务很高了,要注意风险,你就是不听,怪谁呢?

可当初是哪个主席说,家庭还有很大加杠杆的空间,鼓励我们当接盘侠的呢?

官字两张口,盲目跟着别人走,没有自己独立的判断,会是什么下场?每个人都有体验的机会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